关于促进深圳市社区(原农村)股份合作公司股权改革的提案
建议内容  

  90年代初期,深圳市的股份合作公司率先完成了“两个转变”的农村城市化改造,20多年来,为加快深圳城市化进程、改善民生、维护社会稳定作出了特殊贡献。

  近年来,社区股份合作公司发展壮大的话题一直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2013年5月,深圳召开全市改革工作会议,对外公布《关于推进股份合作公司试点改革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将股份合作公司改革列入年度重点改革项目库。《意见》就股份合作公司股权改革方面提出改革方向和改革内容。

  90年代初,大部分股份合作公司按当时政府的相关文件和工作要求,指定一个时间,规定总股数,无偿配股给在这一时间以前嫁入村或出生的村民和小孩,在这一时间后嫁入村或出生的村民和小孩就不可以分配到股权;由于1996年股改,多数股份合作公司1996年7月前出嫁至外地的女人取消股权,1996年7月后出嫁的女性村民仍持有股权。集体股总股数不变,允许股权在股东内流转,包括老人去世可以将股权赠与或转让给其他股东,1996年7月后结婚的出嫁女持有股权,在规定时间后加入的媳妇或新出生的孩子没有股权。

  深圳市现有的社区股份合作公司股权制度,执行过程矛盾日益突出。股权只允许股东内部流转,随着年老去世,集体股持有人逐渐减少,出现一个股东持有多份股份和多个家庭成员只有一份股权的现象,给换届选举和重大事项决策带来困难。没有股权的村民认为,在重大决策或换届选举中,没有表决权或投票权,发挥不了自己的作用,意味着个人利益得不到保障;1996年被取消股权的出嫁女,也认为当年的股改不合理,要求恢复股权;新嫁入村的媳妇和新出生的小孩没有股权,也意味着股权不能绵延。这些不稳定因素的滋生,容易激发社会矛盾。股权制度的残缺问题,也使股份合作公司经营班子难以把控局面,不利于公司和社会的稳定和发展。

  而且,1994年深圳推出的《社区股份合作公司管理条例》,在多方面已不适应日趋月异的新形势变化,专家学者、社会各界多次呼吁,要求从实际出发,建立适应深圳市股份合作公司发展的股权改革方案。如何解决股份合作公司的困难,把握股份合作公司今后的发展方向,维持可持续发展,更好地发挥股份合作公司在经济和社会建设中的作用,是当前政府急需解决的问题。

建议答复  

深福府提字【2017】2号

深圳市福田区关于市政协六届三次会议第20170365提案答复的函

尊敬的黄基昌、聂竹青委员:

  您们在市政协六届三次会议提出《关于促进深圳市社区(原农村)股份合作公司股权改革的提案》(第20170365号)已收悉。非常感谢您们对我区工作的关心和支持。对您们的建议,我区进行了认真研究,现答复如下:

  据了解,对全市社区股份合作公司管理现状,我市一直还没有专门设立市一级的集体资产管理机构,区一级的集体资产管理机构(区集体办)是设在区财政局或发改局下属事业单位,现只有福田、南山及宝安区专设集体办(正处级事业单位),对股份合作公司主要是指导,监督管理职能基本上被虚化了。我市股份合作公司共有1200多家,股份合作公司的管理规范与经济稳定发展,关系到我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局,关系到基层的和谐稳定。鉴于股份合作公司的特殊性和重要性,我区近年来一直在强烈呼吁一是建议市里要进一步加强对股份合作公司工作的领导,明确主管部门的职责,切实加强对全市股份合作公司工作的指导、统筹、监督、协调和服务,推动股份合作公司改革发展。二是建议市里根据现阶段股份合作公司发展的特点,尽快对《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进行修改完善,重点对股份合作公司定位、政府监管职能、换届选举、集体股表决权、股权流转等方面进行细化明确,为各区开展股份合作公司工作提供法律依据。

  我区认为您们提出的两点建议非常好,这些也是福田区一直在努力推进的工作,针对这两点建议,结合我区实际,现回复如下:

  一、关于“完善股权内部流转机制,以政府为主导,出台统一的股权分配方案,协助股份合作公司建立合法的股份合作公司股权流转机制,根据实际情况,新生的居民或嫁入媳妇可与股份公司商量购买股份。股民无偿分配得到的股权只针对个人,可持股到老,不该转让,不该继承,年老去世后,该股权回拨到所属股份公司,股份公司应成立股权流转基金,该基金里的股权分配给嫁入村媳妇和原居民新生代,让他们也可以分得股权,成为股民,享受股份公司发展带来的福利和权利,对股份合作公司可持续发展及重大事项拥有决策权和投票权。股权在基金内合法流转是合理的,需要政府、股份合作公司和村民的共同努力、互相体谅和配合才能逐步实现”的建议。

  根据《关于深圳市股份合作公司股权试点改革的指导意见》(深股办发〔2014〕1号)文件的思路与要求,我区2014年选择田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面公司)作为股权改革试点单位,股权改革取得实质性突破,打破了股权“生不增,死不减”的历史僵局,激活了公司长远的发展后劲,获得市、区领导的重视与肯定。首先,田面公司经过对未来5年内新增村民所需分配的股份以及可回收股份的测算与分析,决定将公司51%的集体股减持至30%,并由集体资产管理委员会行使集体股权利,改变此前集体股 “一股独大”并虚置的状态,为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吸纳外来人才、保障原村民长远福利等预留空间。其次,田面公司对已去世股东、出国定居或户口已迁出福田区范围内的原始在册股东,由公司按照资产评估后确定的股价采取有偿回购方式收归公司集体所有。按照股权改革方案,将此次集体股减持的股份及有偿回购的股份,采取按规定免费分配及有条件认购等方式,解决了63名新增村民无股份问题。将减持及有偿回购的股份放在预留股权库里,由公司集体资产管理委员会代为保管,作为今后符合条件的新生(增)村民分配或认购所用。

  关于“坚持尊重历史、公平合理、区别对待”的原则,政府统筹,维护稳定,推动股份合作公司股权改革措施的实施。由于股份合作公司股权改革涉及诸多方面,情况复杂,任务艰巨,需要政府加强统筹,需要出台合理、实用的措施,否则,盲目进行试点改革,也很难有所突破。股份合作公司发展一要平稳,二是发展,二者是辩证的,不平稳没办法发展,不发展也没办法平稳,股权改革也要遵循这两个原则,不少股民就依靠分红生活,股权改革只能逐步推进。政府要积极组织引导企业改革改制,改革股权设置模式,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推进公司的转型和升级”的建议。

  股权改革涉及到股份合作公司股民的切身利益,情况复杂、比较敏感,容易引发不稳定因素,且缺乏有力的法律法规依据。股份合作公司的股权种类分为合作股与集体股,其中合作股占49%、集体股占51%。合作股的最初分配制度是无偿分配的,不符合谁投资谁拥有谁受益的法理,在法律上不具有所有权和继承权,因此,新生代与娶进的媳妇及招进的女婿因没有股份而纷争不断。嫁出去的女儿、移民出国人员、去世者股权是否由亲属继承或由公司收回,也是纷争不断。而集体股是虚置模糊设定的,没有真正的权利主体,在法律上并无独立的人格,既无民事权利能力,也无民事行为能力,缺乏明晰人格化的决策权、分配权,49%股权的合作股坐享100%的股权收益。此外,合作股、集体股在转让价格上如何界定,均都无法规、政策依据,故都尚难定论。《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是现行唯一适用股份合作公司的地方性法规,自从1994年出台后,只在1997年和2010年作过细微的修订,二十多年来未作实质意义上的修订,已经不适应股份合作公司现实改革发展的需要,迫切需要进行全面修订,为我市股份合作公司的改革发展提供法律依据。我区近年已多次与市级单位沟通,希望从市级层面加强对全市股份合作公司工作的统筹指导,加快修订《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为下一步组织引导股份合作公司开展改革工作,探索股份合作公司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改革试点,推进公司转型升级提供政策保障。2016年我区委托福田区股份合作公司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进行了15家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调研,以建立具有深圳特色、符合福田区股份合作公司发展实际的现代企业制度为初步目标,挑选新洲、渔农2家股份合作公司以“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为突破口,聘请了经验丰富的第三方机构深入调研,系统梳理,探索现代企业制度试点改革取得初有成效。2016年初出台了《福田区股份合作公司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改革工作方案》,经过深入调研,广泛征求意见,针对股权改革、章程修改、优化公司组织机构及制度,规范管理流程等方面,已形成了2家公司的股权改革调研报告和章程制度改革调研报告,制定了新洲股权改革工作方案及渔农章程修改稿初稿,下一步等待市里《条例》修订后,指导公司广泛征求意见并讨论通过。

  由于市里正在修改《条例》,所以我区虽然在田面公司开展了股权试点改革,但股权改革没有在全区推开。下一步,待《条例》修改出台后,我区将认真学习吸纳意见和建议,稳妥推进股权改革。非常感谢对我区工作的建议和支持,希望您们继续关注福田区股份合作公司的发展,多提宝贵意见。

  专此函复。

  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政府

  2017年6月26日